广东智能家居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    0898 - 6688997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 >

自然极客Vol.26
日期:2019-11-06


每处都有不一样的风景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。野去自然旅行打造极客版块,提供一个平台,说出你们的故事!欢迎大家投稿哦!

今天自然极客三蝶纪带我们来到深圳,寻觅隐藏在一线城市的小精灵们~

《史记》里项羽有云,“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锦夜行,谁知之者!”他觉得不回故乡就像是着华服夜行,没人知道。

我不是项羽,不必衣着华贵,在非故乡的深圳,一大美事就是素衣夜行。

一天十二时辰,我独爱夜晚的时光。黑夜滤去了白昼的光照和喧嚣,使得人内心平静,零点之后更像是洗净了铅华,可以享受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,工作效率和创作灵感都是高峰。对于我喜爱的自然也是一样,白天去公园野地观察自然固然好,但是在我心里都比不过晚上的时间。

在一线城市里,深圳也许是最适合自然观察和夜行的。深圳的夏天从4月持续到11月,即便是11月到3月,虫蛇少了还有候鸟、海洋生物和野花看,一年到头都有可观察的对象。此外,深圳多山多公园,不管住哪个区,都可以在半小时内到达一座山或是一座公园。更令人惊喜的是,只要不去梧桐山、莲花山那些人满为患的景区,你可以去到完全只有和你同伴的地方,这条路都是你的,没有其他人。就像张爱玲的比喻,“每一脚踏在地上都是一个响亮的吻”。

吃完晚饭收拾一下装备,就可以开始夜访城市的夜精灵了。不必涂脂抹粉,连防晒霜都不必。不必考虑衣着是否美丽,套上颜色素净的快干衣裤,穿上合脚的运动鞋,带上相机和手电筒就可以出门。夜行需要同伴,但不需要太多,这种活动是没法大部队的。而我一般只和自己的伴侣小黄一起出门活动。

一步步登上郊野的山道,越往高处,越能感受到这城市的神奇。远眺是都市的霓虹灯,伴着轻微车辆的喧嚣,身边是丛林和杂草,伴着窸窸窣窣的虫声。往林子深处走,市声也就听不见了。

在晚上,视觉变得迟钝,听觉和嗅觉都变得敏感起来。稍微动一动鼻子,就能嗅到空气里各种植物混在一起的气味。如若遇到野生的栀子花,在夜间那香味会非常浓烈。循着花香找到花,你会发现上面还有来做客的访花昆虫,花蚤或是蜡天牛。还有与它颜色很接近的杀手潜伏其中。

长蜡天牛

花蚤

三突花蛛

鸣虫是夜间音乐会的主角,它们种类繁多,大体由蟋蟀和螽斯两大类构成。它们的鸣声也各有不同,相同的是只有雄虫发声,雌虫是聆听者。雄虫的声音来源于它们翅膀的特殊结构,像是一把小提琴,双翅分别充当琴弓和琴弦,互相摩擦,就如同拉琴一样奏出固定的旋律。每种鸣虫都有几首自己固定的“歌曲”,由固定的音节构成音组,有些“歌”是为了召唤异性,有些“歌”是为了吓跑同性。对于这些不会说话的昆虫来说,鸣声就是它们交流的语言,每种鸣虫都有自己的鸣声,只有属于自己的那个物种才能懂,不会找错对象。

纺织娘是一种个头大的螽斯,声音高亢。古人认为纺织娘的鸣声像纺车,因而给它们起了这样的名字。我没听过纺车的声音,无从判断。从我直观的感受来听,声音最响又最难听的就是它,带着点魔性,像是呼麦。

在北方多是黄脸油葫芦,在深圳多是南方油葫芦。油葫芦是一种虎头虎脑的蟋蟀,它们常常躲在土洞里叫,土洞不仅是它们的巢穴,也充当了扩音器的作用。南方油葫芦的声音清亮,“唧……唧……唧……唧……”,不吵又很干净,可以代表深圳的秋声。

落叶堆里常有排队走的白蚁,密密麻麻,有序前行,汇成一股白蚁流。它们被惊扰后也有声音,沙沙沙沙,沙沙沙沙。白蚁常被人误解为害虫,实际上它们在山林里充当着非常重要的分解者角色,也充当了很多其他动物的食物。

晦剑猎蝽是一种与土表颜色很接近的肉食性昆虫。它们在白蚁旁边等着吃流水席,每只白蚁都有可能变为它们的美餐。

很多昼行性的动物到了晚上就睡了,你可以在树上或者草丛间发现它们。

长尾缝叶莺夹着两片树叶睡着了,样子颇为滑稽。

变色树蜥也睡了,它们和枯枝的颜色几乎一样,保护色很好。

无垫蜂用大颚咬着树枝悬空着身体睡了,这技能人类永远达不到。

同样睡姿的还有彩带蜂,它们更喜欢很多只挤在一起睡。

巴黎翠凤蝶白天在花上简直一刻不停,晚上它们摊开翅膀休息,变成了好模特。

近距离看它们的鳞片,比繁星璀璨。

蜻蜓也睡了,可以近距离观察。

夜行性的动物正好相反,它们晚上出来活动,我们可以看看它们晚上在做些什么。

花狭口蛙是夜间的常客,它们个头大,声音像牛叫,常被误认为是牛蛙。如果不小心碰到它,它会气呼呼地胀大成一个球形,当然这是为了虚张声势恐吓天敌。

斑腿泛树蛙也是常常遇见的,它们长相可爱,眼睛大,脚上长着圆形的吸盘。这两只正在抱对,为了完成此生的繁殖大任。

蛇是安静而美丽的动物,虽然很多人都讨厌它们。实际上它们比人类想象的更怕人。“打草惊蛇”是有道理的,很多蛇会感受到有人偷偷溜走。对于我们喜欢记录它们的人来说,就需要轻轻地靠近,找合适的角度拍摄。毒蛇通常都懒洋洋的,不太怕人,不主动接触到它们的身体或者靠太近,它们都懒得搭理你。

深圳最常见的毒蛇白唇竹叶青

倘若遇到一个小水池,你就可以看到水黾灵活地在水面移动,还有肚皮朝上的仰泳蝽躺在水面捕食。

树叶间和草丛里藏着各种蜘蛛,其中不乏美丽和怪异的种类。

像工艺品的珠斑银板蛛

腹部延长像枯叶的枯叶锥头蛛,完全不是典型蜘蛛的长相。

在叶子背后,常常藏着好看的卵和蛹。

像翡翠的蝽卵。

像珍珠的蛾卵。

新月带蛱蝶的蛹像V&A博物馆的艺术品。

绢斑蝶的蛹则像玉雕。

而我最喜欢的是毛毛虫,也就是各类蛾子和蝴蝶的幼虫。

暮眼蝶的幼虫,正脸很可爱。

双马尾的芒蛱蝶幼虫。

土色斜纹天蛾的幼虫是个好演员,遇到惊吓时就露出背后两个墨镜一样的大眼斑。

威胁解除后眼斑就缩了回去。

螳螂是安静的伏击猎手,它们常常一动不动,等待食物上门迅速出击。

白花鬼针草上的云眼斑螳。

齿华螳若虫喜欢趴在叶背,它们的身体薄透美丽。

海南透翅螳若虫

偶尔会见到新羽化的王氏樗蚕蛾,前翅有蛇头一样的图案。

“咕……咕……咕……”,远处传来了猫头鹰的声音,不出意外就是领角鸮的低唱。通常我们无法看见它,因为它总是站得很高,而且躲在密林之间。它们的叫声低沉而悠远。有人觉得这声音不吉利,我却觉得动听,它的叫声让山林显得格外的宁静。猫头鹰本无属性,吉凶都是人们给它贴的标签。

下山时往往已经是凌晨,也会有些肚饿口渴。好在麦当劳和肯德基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。我常说这两家才是真正的深夜食堂,虽然没有脸上带着刀疤的老板,但是无论你是加班或是失意或是单纯肚子饿,无论是几点,总有一家肯德基或者麦当劳在等你。吃完罪恶的宵夜,就结束了一趟美妙的城市夜行之旅。

若想了解更多详细行程,欢迎关注野去自然旅行资讯公众号,或登录野去官网获取更多自然内容和旅行资讯。

责任编辑: